100年前上海郊游达人都是怎么玩的?

  • 时间:
  • 浏览:52

  

  苏州北寺塔

  葛骆给非常著名的苏州北寺塔拍了一张照,“中国最大的宝塔,建于1000年前。”留园的奇珍异宝和假山也很吸引他,“相当值得一观,游客只要付十文钱”,“有人向我们介绍了一张桌子,不管它怎样被倾斜放置,总是能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当时洋人到中国,对本土生活和文化形成了不小的冲击。葛骆也谈到了这些话题,他的态度相对比较公平,举的事例也往往比较有趣。《中国假日行》中他提到了鳄鱼,是1887年突然在上海出现的,“扬州人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它们,就带到上海来卖。”外国人和中国人都有花钱买鳄鱼的,外国人买了放在浴盆中玩,中国人则“把它们放生到河中,以示对喜爱游泳的外国人的反感”,看起来鳄鱼的命运就像葛骆说的那样“可怜兮兮”。针对鳄鱼们悲惨的命运,有一位中国知识分子挺身而出,写了一本从科普和文化角度介绍鳄鱼的书,卖得挺火,书里写鳄鱼是水龙的显形,守护着属于中国人、当时却被外国汽船占据的河流水域。对这种做法,葛骆似乎是颇为赞许。可能是因为他了解许多中国文化传说,因此并不觉得中国人的行为和习惯很怪异。

  

  在松江附近,葛骆拍下的婚礼花轿

  

  内河和湖泊中常见的五桅船只

  

  小孤山是一座长江上的小岛,在九江下游

  上海到溧阳等几趟较晚的旅途反映了当时上海附近内河航运繁盛的状态。3周时间,500英里的行程,坐由中国人担任船工和会说法语的厨师的汽船,葛骆觉得自己的旅游心态是像美国人闯荡西部一样的。内河上海近郊有很多工厂,再向前方就是诱人的绿意了。

  终于到这里,葛骆才少写了些故事传说,多写了几笔风景,“沿河两岸大部分是翠绿色的麦田,剩下的光秃秃的部分是准备用来种能够提取蓝染料的植物靛的。” 在昆山,桥多得数不清,“有些桥到桥顶要走37步”,葛骆把昆山比作威尼斯,“更确切地说威尼斯是第二个昆山。”无锡的九龙山也给葛骆留下深刻印象,“是我们所见的最高的山峰,曾经有出戏就是根据发生在这里的故事创作的。”他还在山顶的庙里求了个签,签文对长寿很有利,“不老仙丹已备齐,风回摇摆人轻松。若有人来问吉凶,放心前行名利荣。”

  在旅行中,葛骆积攒了很多对中国人的了解。他认为当时的中国人虽然很迷信,很害怕遭到不幸,精神世界大多被传说故事所塑造,但普通百姓是充满活力的。他更喜欢从这些普通人的生活中去了解中国。这种“旅行的意义”倒是跟今天流行的观念很像:不管段子有多少,姑且听之,但判断一个地方是否有趣,还是要相信自己的眼睛。

  (原标题:葛骆:100年前的上海郊游达人)

  (责任编辑:周圆_zhouyuan)